3.8偶记

Written by 韩光 in 结绳刻石 on 日 08 三月 2015. Tags: 日记,

来德国快半年了,这半年最有成效的事情就是把德语以一个很高的成绩过了,而且是一遍过,这也算是对得起当初往死里学的自己了。

不过语言这东西也和其他的技能一样,如果不经常使用很快就会退化,所以之后我也得日常看德语英语才行。我之所以要把英语也放在日程上一是考虑到科研和会议以及以后工作会大量地使用到英语作为交流语言,另一方面是考虑到如果这里的教育环境与我心目中相差甚远而且难以适应的话就去考托……

今天要早睡,一方面是打算调整生物钟,二一方面是明天要去学校抢CeBIT的免费票……也不知道抢不抢得到呢,不过网上看那些公司放出的免费票都已经发放完毕,岂可修这次下手晚了………………希望能拿到吧,否则到时候德累的项大圣过来的时候就没法陪他逛展览+无形装逼了

最近也可能是因为闲下来的缘故,心里焦虑感很重,但是我知道这还与一个女孩子有关系,之前因为专注考试,或者我以此为借口没有和她保持联系,现在却令人胆寒地显得关系生疏了。也就是签名上那个 …

Continue reading »


论幽默

Written by 韩光 in 风吹飘絮 on 日 08 三月 2015. Tags: 杂文,

作为语言的佐料,幽默在交流的时候起着润滑剂的作用,可以起到缓和紧张气氛,接触尴尬,彰显宽容心态等效果。但它毕竟只是一个佐料,如果反客为主,语言里面除了包袱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则容易让给听者一种玩世不恭,不靠谱的感觉。也就是常说的,“我本想成为一个有趣的人,结果跑偏了成了一个逗逼”。所以说在形式上来说,幽默的频度很重要。

然而我们把场景日常生活交流,改换到舞台表演,则又是另一番情景,相声小品滑稽剧诚然可以围绕一个深刻主旨进行探讨抨击,用幽默诙谐的方式表达编剧或者表演者对某个某些热点问题的观点看法;但如果通篇全是为了搞笑而搞笑也倒是未尝不可。让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紧绷的弦于此时放松,这也是这些以幽默为主体的艺术形式的一大功用。

根据对几千年来人类历史上的许多幽默笑话做出分析,喜剧大师得出幽默的几种分类 …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第一篇Jekyll博客/My first Jekyll blog/Meine erste Blog mit Jekyll"

Written by 韩光 in 结绳刻石 on 六 15 十一月 2014. Tags: jekyll,

汉语

于是乎这就是第一篇相当于测试性质的Jekyll博客啦,之前搜索静态博客模板第一个就蹦出来的是这个,点进去看看样例还挺漂亮简洁的,就选了它。 也不知道这次的博客能够坚持多久,总之先挂在github上,域名的事情还有博客本身的设计与内容以后再想,快速原型进行测试嘛

好吧也是为了测试,加上一个我的联系方式吧,在国内的话有腾讯微博,国外的小伙伴们可以直接用Twitter,给自己打两个广告,就这样。

English

So here is a kind of prototype …

Continue reading »


记一次关于IPv4无法连接IPv6却可以上网的解决过程

Written by 韩光 in 水來土屯 on 二 13 八月 2013. Tags: IPv4, IPv6, troubleshooting,

最近因为天气炎热,电脑卡的不行,刚想和妹子侃会儿大山,却发现电脑卡成翔,一怒之下按住电源键四秒,想让电脑稍作冷静之后再来为我服务。 谁承想,再开机以后居然qq登陆不上去,网页也打不开了,


尝试1:浏览器地址栏输入百度的地址(测网速用)。
结果1:chrome表示无法显示此网页。

尝试2:瞄了一眼右下角状态栏。
结果2:本地连接明明连的好好的。

尝试3:然后打开cmd,试着ping了一下百度。
结果3:a.shifen的服务器及其IPv4地址可以解析出来而且ping通且速度良好。

怀疑 …

Continue reading »


青年问禅师

Written by 韩光 in 浅滩拾贝 on 四 05 七月 2012. Tags: 笑话, 摘抄,

青年问禅师

“我工作很努力,但事业上却没有一点成就,怎么办?”

禅师说

“九十度很热,但这样的水温,能让水沸腾吗?”那个青年说:“我在拉萨长大的。”

青年问禅师

“我现在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困难和烦恼,怎么办?”

禅师说

“你随手画一条曲线,用放大镜放大了看,它还有那么弯曲吗?”那个青年画了一个魏尔斯特拉斯函数。(连续但处处不可导,也就是这货本来就没有“曲”的概念)

青年问禅师

“大师,我喜欢一个姑娘 …

Continue reading »


辐射2开场

Written by 韩光 in 浅滩拾贝 on 一 11 六月 2012. Tags: 游戏, 摘抄,

War. War never changes.

战争,战争亘古未变

The end of the world occurred pretty much as we had predicted.

世界的终结要远早于我们的预料

Too many humans, not enough space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