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窃,拖延与哺乳动物脑

Written by 韩光 in 风吹飘絮 on 五 22 二月 2019. Tags: 杂文,脚踩西瓜皮,

你有没有想过,看一个人的脑袋形状,就能够判断出这人是不是有犯罪倾向?

这不是福尔摩斯的天才想象与严谨推理,也不是Precogs或者シビュラシステム(Sibyl System)。而是19世纪意大利犯罪学家,也是犯罪学的鼻祖萨切雷·龙勃罗梭(Cesare Lombroso)构想的犯罪推断技术之一:颅相学(Phrenology)。不严谨地说,就是通过测量一个人的颅骨外形,倒推她或他是不是天生的罪犯。当时的犯罪学,认为人之所以犯法,是因为他们天生就带了犯罪的种子,人性不是本善也不是本恶,而是根据出生的时候随机决定的。

颅相学

当然,这一学科在后来也光荣地被推翻了 …

Continue reading »


说说怎么“改错题”

Written by 韩光 in 结绳刻石 on 日 06 一月 2019. Tags: 日记,

前两天在一个学(划)习(水)群里面有人问,针对自己在做联系册时做错的题目,要如何总结经验教训。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从小学到初中到大学,上任何一门用到教科书或需要考试的课程的时候都会遇到,毕竟学习就是一个从错误中不断纠正偏见,以获得进步的过程。我们在上学的时候也肯定被老师耳提面命过要整理错题本,说过什么“一道错胜过十道对”,“疏忽不是做错的原因,有知识点漏了才是,你1+1怎么从来没算错过”云云。但是回想一下,我们的错题本都是怎样整理的,是不是抄一遍题,写一遍解答,稍微负责任点的孩子还会标上做错的地方和怎么做错了?然后错题本放着接灰 …

Continue reading »



《蝙蝠侠:致命玩笑》读后瞎想

Written by 韩光 in 释卷有怀 on 四 27 十二月 2018. Tags: 蝙蝠侠, 小丑, 斯多葛四德,

《蝙蝠侠:致命玩笑》出自前DC故事之神艾伦'摩尔之手,是他众多巅峰之作中一部可圈可点的作品。《致》为DC日后黑暗世界观留下了深远的影响。这部书因引人深思的故事情节,与摩尔富有艺术表现力的分镜设定而传为佳话。其中让人最为耳熟能详的段落,大概要数小丑希望证明的“只要经历过那疯狂的一天,谁都能变为疯子”这一理念,以及最后的笑话后老爷与小丑放声大笑的情节。可以说由此小丑真正确立了自己代表“混乱”的精神内核;老爷也从此用自己不杀人等代表“秩序”价值观,与DC的黑暗世界观展开了长达三十年的对抗。

在蝙蝠侠漫画的读者,或《黑暗骑士》系列的观众中 …

Continue reading »


也谈softmax(施工中)

Written by 韩光 in 数学天地 on 三 22 二月 2017. Tags: 数学,

引言

随着机器学习的异常火爆,学习它的人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作为时刻保持在时代前沿的Ghost自然也没能免俗跟着一起跳进了大坑,今天不说别的,就着青梅煮酒,我胡扯一点关于机器学习中极为重要的一个函数:softmax

softmax是什么?

softmax是一个函数,它的定义域为$\mathbb{R}^d$,值域为$(0,1)$,d个输入是数据源的自变量,输入是多个自变量的值,输出是当前输入值应该归到哪一分类的概率。我们先来和它混个脸熟: $$ P(y=i|\vec …

Continue reading »


caculus of variations(施工中)

Written by 韩光 in 数学天地 on 四 12 一月 2017. Tags: 数学,

泛函是个啥?

泛函就是函数的函数,还记得我们当初学函数的时候,把函数比作一部机器,它的入料是一个变量,输出是一个函数值;而泛函这部“机器”,输入本身就是一部“机器”也就是函数,输出是泛函求值。用数学的语言讲,函数是一个映射: $$ x_0\mapsto f(x_0) $$ 其中x_0叫做自变量,而泛函则是一个如下映射: $$ f\mapsto f(x_0) $$ 其中 …

Continue reading »